走遍全城无需现金 杭州打造“移动支付之城”

一则看似黑色幽默的新闻,让杭州人民又傲娇了一把。3月27日凌晨4时许,杭州市武林派出所突然接到110指挥中心传来的报警指令,2名戴帽蒙面男子抢劫了凤起路某便利店。当天中午11点,民警将两名犯罪嫌疑人抓获。经查,两人分别从云南、宁波乘坐飞机和大巴来到杭州,一晚上连抢3家便利店,却只抢到2000多元现金,连来回路费都不够。

  对此,有人一语道破天机:作为阿里巴巴总部所在地,杭州走到哪都是支付宝和微信,从吃碗葱油拌面到买个烤红薯,连街边乞丐都随身带着二维码,哪有那么多现金。

  4月11日-14日,《华夏时报》记者在杭州采访时看到,手机支付在这里已经非常普及。在松木农贸市场,每个卖菜的摊位上都竖着一个“本店推荐使用支付宝”的标志,下面是该摊位的二维码。在浙江大学西溪校区大门对面的“小刘烧饼”铺,窗口旁贴着二维码,来买烧饼的顾客都自觉掏出手机扫码,二维码旁用来盛放现金的小盆里只有寥寥数枚硬币。

  浙江省政府副秘书长陈广胜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政府是提供公共服务的,而网络则是最好的平台,要把政府服务推到互联网上去,让大家像在淘宝购物一样地在政务服务网办事,电子商务的今天就是电子政务的明天。

  蚂蚁金服发布的数据显示,目前,杭州已有98%的出租车、超过95%的超市便利店,以及超过50%的餐馆可以使用移动支付。而根据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研究,从2011年到2015年,在全国337个城市中,杭州的数字普惠金融排名第一,在移动支付、征信领域、理财业务、投资和保险等各个领域都居全国首位。杭州已悄然成为全球最大的“移动支付之城”。

  在公众的印象中,杭州是一座旅游城市,有颜值、有气质。如今,借助普惠金融这一新套路,杭州又发挥出新的洪荒之力:2015年,GDP突破万亿大关,成为全国第10个万亿级城市;2016年,GDP同比增长9.5%,位列全国副省级以上城市第二名。4月9日,杭州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开幕,市长徐立毅公布了杭州未来5年的“小目标”:努力成为具有较高全球知名度的国际城市。

  智慧医疗

  用手机打开支付宝,点击“智慧医院”,可以看到杭州各大医院的列表。点开“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里面就有预约挂号、报告查询、门诊缴费等多种功能。

  “过去,患者凌晨三四点钟就要来排队,没病也能看出病来。”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表示,“现在,躺在家里的床上就可以用手机预约,手机会告诉你什么时间,去哪里看病、做B超、拿药,不需要很早就过来。”

  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邵逸夫医院的日门诊量达到8000多人次,门诊空间常常人满为患,看病难、挂号难、看病烦。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邵逸夫医院打造了国内首个全流程移动就医平台,利用互联网技术对医院内部的医疗服务流程进行了智慧化改造。

  目前,除了问诊、检查、处置三项只能在线下完成,其他所有就医流程都可以在移动端进行。患者可以用手机挂号预约、接收候诊提醒、在线缴费、查询报告、查看院内导航,甚至还可以像淘宝一样在就医结束后对医生进行评价。

  “很多时候,患者跑到医院来,医生只要讲一句话就行了。而利用手机端,患者可以在线看到CT报告,在线咨询医生,医生也可以在线解答,患者就不用跑到医院来了。”蔡秀军说,“还有的病,患者需要反复跑到医院来开药。利用手机端,患者可以在线付款,然后把药快递到家里,就像淘宝购物一样。”

  此外,由于支付宝有实名认证的功能,所以还可以起到杜绝号贩子的作用。“相较于传统医疗,患者的就医时间从传统的4-5小时,缩短为1.7小时,满意度达到95%以上。”蔡秀军说。

  目前,唯一的不足就是尚未打通医保支付,患者只能自费治疗,这导致其使用率只有13.2%。蔡秀军表示,医院一直在寻求省社保部门的支持,并于2016年3月成为全国首家试点医保移动支付的医院,今后这一问题有望得到解决。

  高速扫码付费

  2007年,一则“高速收费站挖地道运钞票”的新闻曾经引发热议。由于传统的现金缴款模式需要收费员携带大量现金,尤其是夜间交班时存在较大安全隐患,京珠高速公路鄂北收费站推出“现金传输系统”,将现金通过埋在地下的传送管道自动传送到金库,保证现金的安全。

  如今,开车经过浙江沪杭甬高速的司机发现,以往只能人工缴费或者ETC收费的高速公路收费站也支持手机扫码付费了。2016年国庆前后,沪杭甬高速在200个出口收费车道上实现了支付宝缴费功能。

  沪杭甬高速运营管理部经理郭超群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之所以这样做,主要是因为“客户有需求”。在杭州,很多客户习惯使用移动支付,随身不带现金,原先遇到这样的情况需要进行抵押,有的客户就提出能不能用支付宝来缴费。经过与支付宝方面的协商,沪杭甬高速开通了扫码支付的功能。

  “最开始只是应急,后来发现很方便,而且使用量增长非常快。目前,每天的交易量已有约5000笔,金额约20万元,约占全部收费额的2%。”他说。

  扫码支付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加快了收费速度。以往现金支付的方式,平均一辆车的缴费时间是13秒,如果是货车,通行费高、需要找零的,时间则会更长;而使用支付宝缴费时间则比较稳定,与钱多钱少、是否找零无关,可以将平均缴费时间缩短至10秒。

  “我们也在观察,很多司机在进入收费车道的时候就已经把手机打开了。”郭超群表示,“一个收费站一小时通行300多辆车,如果每辆车减少1秒钟的时间,就相当于提高了10%的通行能力。”

  据了解,沪杭甬高速是国内最繁忙的高速公路之一,折算全程流量约为5万辆/日,出入口日均流量约为20万辆/日,其中杭州的6个收费站日均流量约为4万辆/日。

  郭超群表示,扫码支付的尝试为公司“打开了一扇窗”,沪杭甬高速也由此确定了高速收费“从标准化到智能化”的目标,今后希望进一步升级到智能化、自动化,人工只负责处理司机、车辆的异常问题。

  “最多跑一次”

  2013年10月,央视《焦点访谈》曾经报道过一则事例:河北籍“北漂”小伙小周为办理护照,多次往返距离北京300多公里的老家,当地县公安局工作人员态度恶劣,总因材料问题拒绝办理,看到材料不全也不告知,结果让小周跑了大半年才办成。

  1月16日,浙江省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开幕,浙江省省长车俊提出,2017年浙江要加快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即群众、企业到政府办事,在申请材料齐全、符合法定受理条件时,最多跑一次。

  以网上代开增值税电子普通发票为例,浙江省国家税务局副局长崔成章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原先个人纳税人要开具增值税发票的,必须跑到税务机关申请代开发票。从去年12月开始,浙江率先试点网上代开增值税电子普通发票,个人纳税人只需通过手机,打开支付宝“城市服务-发票代开”界面,在线完成开票申请、资料提交、资料审核、缴纳税费等环节,即可快速开具增值税电子普通发票,并通过网络将电子发票快速传递给收票方。

  “不是最多跑一次,而是不用来了。”崔成章说,“这项工作自试点以来,纳税人非常欢迎,成效逐步显现。下一步,我们想逐步在全省扩大试点。”

  浙江省地方税务局征管处处长蔡于革也给《华夏时报》记者举了一个例子,浙江省灵活就业人员比较多,他们缴纳社保费用是在地税。过去一到年底,外出打工的人回到家乡,都要来把社保、养老缴足,地税大厅里一时人满为患,这个问题持续多年也没有找到好的解决办法。

  2017年初,浙江地税与支付宝合作,建立了网上办税大厅。打开支付宝“城市服务-浙江地税”页面,就可以办理灵活就业人员社保费自助缴纳、年所得12万元个人所得税自行申报、个人所得税查询、电子税务局个人用户注册等业务,使得这一问题得到了初步的缓解。

  “原来灵活就业人员缴纳社保,需要先去社保部门登记,再到地税大厅签订银行扣款三方协议,然后去银行签订一份协议,最后回到地税缴纳。”蔡于革说,“使用支付宝缴纳以后,灵活就业人员到社保部门登记后,就可以回家在支付宝上操作缴费了,不需要再去跑地税和银行,实现了‘最多跑一次’。”

  在他看来,这一应用的前景非常广阔。浙江全省有650万灵活就业人员,目前已有16万人在使用支付宝缴纳社保,这些人年底就不用再来地税大厅排队了,实现了税务部门和纳税人的“共赢”。

  目前,浙江已经建立了全国第一个覆盖全省的统一政务服务平台和全国第一个统一公共支付平台,让百姓实现了足不出户就能完成所有的政务缴费,浙江也由此成为全国“互联网+政务”的标杆省份。

  杭州蜕变

  隋朝大业六年(公元610年),杨素凿通江南运河,拱宸桥成为大运河的起点,杭州从而一跃而“咽喉吴越,势雄江海”,确立起在整个钱塘江下游地区的交通枢纽地位。

  到了北宋,杭州已成为柳永笔下的“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元代的马可·波罗旅行到此,曾在游记中赞叹杭州为“世界上最美丽华贵的天城”。而如今,杭州又常年被评为“中国最具幸福感的城市”。

  在公众的印象中,杭州有着美丽的风景,发达的民营经济。而如今,普惠金融则为杭州插上了新的翅膀,使其成为中国最具经济活力的城市之一。

  在全国GDP平均增幅6.7%的背景下,2016年,杭州GDP达到11050.49亿元,同比增长9.5%,仅次于重庆,位列副省级以上城市第二,总量位列全国百强城市第十。

  普惠金融的嵌入和发展,使杭州从一个旅游城市,升级为具有全局辐射力的中心城市。2016年,杭州服务业占GDP比重达到61.2%,迈过60%这道坎,意味着杭州产业结构调整取得了重大的阶段性成果。这其中,信息经济更是抢眼,实现增加值2688.00亿元,对GDP增长贡献率超过了50%。

  而据阿里巴巴集团披露的数据,2016年,阿里巴巴集团以及蚂蚁金服集团合计纳税238亿元,平均每个工作日纳税近1亿。这还只是阿里自身纳税的数字,不包括淘宝天猫平台的商家。在其带动下,淘宝天猫平台纳税至少2000亿元,创造了超过3000万的就业机会。

  事实上,普惠金融作为一种技术手段,在其他城市也同样适用,为何杭州走得比别人快?在陈广胜看来,这是“天时地利人和”的结果:首先杭州赶上了一个互联网蓬勃发展的时候,其次省委、省政府对这项工作非常重视,第三杭州有一个独特的地利——阿里巴巴集团总部所在地。因此杭州走到前列是顺势而为,水到渠成。

  而对于其他地区顾虑较多的信息安全问题,陈广胜表示,这一问题确实存在,原先政府部门也曾经有抵触情绪,觉得把自己的数据放到云上可能不安全。这其实是理念的问题,好比把钱存进银行里,其实比放在自己家里更加安全。

  “所以,在推进中要把安全和发展兼顾起来,实现稳中求进。”他说,“政府方面一直都是如履薄冰地对待这项工作,把安全隐患减到最低、最小。”

  如今,杭州已经有了更高的目标。4月9日,杭州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开幕,市长徐立毅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未来5年,杭州将按照“加快城市国际化,建设独特韵味别样精彩的世界名城”发展战略定位,去完成主要目标任务,努力成为具有较高全球知名度的国际城市。

返回
 
QQ在线咨询
售前咨询热线
13261235789
售后咨询热线
13261235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