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比特币矿工的自白:曾因追高挖矿机股票,赔掉所有家当

在数字货币比特币的世界中,存在一种神秘的工种——“挖矿”。顾名思义,就是像挖金子一样去“挖”比特币。挖比特币的人被称为“矿工”,孙小小(化名)就是一名“矿工”。
孙小小是Haobtc自营矿场的负责人,在进入比特币行业之前曾经做过某家公司的项目经理,2013年后,比特币在中国风起云涌,他开始涉足比特币周边产品、矿机销售、比特币导航网站。他向澎湃新闻透露,在与比特币打交道的几年中,自己虽然避开了很多“坑”,却依旧踩过“雷”,最严重的时候赔掉了自己的所有家当,差点到了要去乞讨的地步。
哈希碰撞
这一切要从挖矿开始讲起。
比特币的概念由化名为“中本聪”的网络极客在2009年提出,是一种不依靠特定货币机构发行,根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计算产生的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
“可以这么理解,比特币系统是一个巨大的、不断更新的账本。每一页都叫做一个区块,按照时间顺序连起来,就叫做比特币的区块链。每10分钟新增一个区块,里面的内容是过去10分钟系统内发生的一些交易。每一笔交易都会完完整整记录在这个账本里,比特币就是账本里记录的钱。”孙小小解释道,“其实我们电子银行系统也是一个账本,支付宝也是账本,里面也记录了每个人的交易记录。但是比特币与银行、支付宝有所不同的是,比特币的交易信息不保存在中央服务器中,却保存在所有连接到比特币网络的电脑里。”
在比特币的工作量证明机制下,比特币网络里任何人都可以争取记账权,谁先解决一道与记账相关的数学题谁就先记账。这种数学题有个特点——解起来很难,验证很容易。
“假设解题是在扔3个骰子,谁扔出来点数小于5就对了,扔出来比较困难,但是验证却很简单,”孙小小用了一个近似的例子。
但是真实的题目并不是这么简单,其难度相当于1亿个骰子扔出小于1亿零50的数字,谁先扔出来,谁就获得记账权。此时,1亿零50就是个哈希值,扔骰子的过程叫做哈希碰撞,而挖矿算力的单位就是每秒钟多少次哈希碰撞。
目前比特币全网算力达到236万万亿次哈希碰撞每秒,相当于20多万个50米长的标准游泳池里面水滴的数目。但即便是这么大的算力,也需要10分钟左右才能碰撞到一个符合要求的哈希值。
挖矿算力的单位
“矿工”的任务就是参与争夺记账权,他们24小时不停地进行哈希碰撞,这个过程叫做“挖矿”。之所以有这个动力,是因为谁记账,最新生成的比特币就奖励给谁。
但是记账的奖励是递减的,比特币诞生之初,每记一页账本,账本的内容是10分钟内系统产生的几十笔交易,就能拿到50个比特币,但是按照中本聪的算法,后来记一页奖励25个,依次递减,就像挖金子一样,一开始挖得多,后来越来越少。每次新增奖励减少一半的时间点,就叫做比特币产量减半。
比特币记账奖励减半规律
2012年比特币进行了第一次产量减半,2016年7月,比特币进行了第二次产量减半,目前记一页账本获得的奖励是12.5个比特币。下一次减半会发生在2020年左右,而到2040年比特币总数不会再增加,总量是2100万枚。
除了新增的比特币,“矿工”的奖励还有新增账本记账的手续费,在未来比特币总量不增加之后,后者会成为矿工的主要收入。
孙小小总结道,“挖矿”主要有四种作用:一是发行了新的可以流通的比特币;二是确认交易,记账;三是增加账本一页,也就是打包交易形成“矿”;四是通过工作量证明机制,让比特币账本无法被人随意篡改。
全世界第一位矿工毫无疑问是中本聪,这个区块被称之为“创世区块”,中本聪在上面写着“2009年1月3日,财政大臣正处于实施第二轮银行紧急援助的边缘”,并借此表达对现有货币体制的不满。而接受第一笔比特币转账的是密码学大师哈尔•芬尼,他也是史上第二位矿工,在最开始的比特币网络中,只有中本聪和哈尔•芬尼两人。
创世区块
疯狂印钞机
“你的电脑曾经可能就是一台印钞机,我不是在天方夜谭。如果在2009年比特币诞生之初就意识到比特币的价值,并且用自己的电脑轻易地挖到很多比特币,留到今天的话那将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孙小小称。
事实上,通过比特币一夜暴富的中国人很多,澎湃新闻就曾经接触过一位通过比特币实现财务自由的人士,目前他在从事比特币底层技术——区块链的研究,但是由于中国市场大量炒家涌入,他认为过于喧嚣嘈杂,选择退出,并不愿再谈及比特币币价。
2010年,一个叫拉斯洛的美国人用1万枚比特币购买了2个披萨,这是比特币历史上的第一次商业交易。截止到2017年1月11日,一枚比特币的价格已经上涨到6000元以上。
曾经的比特币非常好“挖”,普通电脑CPU就能完成,只需下载软件就可以自动“解题”。但是随着币价上涨,想要“解题”的人越来越多,所以每生成2016页账本,题目的难度动态调整一次。
到了2010年6月,有人开始使用显卡挖矿,买了40多张显卡,在天津做了个矿场,但是由于没有及时维护,还没有挖到多少比特币,就亏损关停了。
后来显卡也渐渐无法解题,个人“挖矿”也越来越没有优势,“矿池”就被发明了。
“‘矿池’把大家的算力收集起来,赢了大家一起分收益,就像游戏组团一样,”孙小小表示。
更省电的挖矿工具很快被发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计算机系博士生“南瓜张”开始靠卖设备赚钱,他的矿机芯片阿瓦隆效率相当于几百台电脑,2012年9月开始接受预定,2013年第一季度开始发货。
当时遇上塞浦路斯经济危机,比特币价格涨到266美元的历史高点,市场火爆,“组装挖矿机就好像组装印钞机”。有一帮人花了8000元买到“南瓜张”前3批1500台中的矿机,“赚翻了”。
但是挖矿史上的一个“深坑”开始出现,有公司买了阿瓦隆芯片回去组装,号称3个月回本,但是事实上是没法回本的,因为卖的是期货矿机——先交钱,几个月后再拿矿机。由于没有及时拿到阿瓦隆芯片,这家公司延迟生产,在“时间就是生命”的挖矿业,定了矿机的用户基本上无法回本了。
但由于这款矿机的冲击,当时“挖矿”的难度上涨得非常快,以前1天能挖一个币的,变成只能挖0.8个币。
比特币股归零
“当时我差点跳进这个坑,但是机智的我躲过了这个坑,继而跳进了另外一个坑,”孙小小所说的就是比特币圈最有名的烤猫矿机。
2012年8月,有个化名“烤猫”的人在比特币论坛发布了自己要在比特币股票交易所GLBSE进行IPO的帖子,他已经成立一家公司,发行40万股股票,预计公众持有40%,深圳比特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持股60%,原股价是0.1比特币(0.1B)一股。该公司大约花费200万元生产了第一代烤猫矿机。
“其实不能说烤猫是个坑,因为它真的做出了矿机,并且批量生产了很多矿机,依靠挖矿和卖矿机赚了很多比特币,给股东的分红非常可观,IPO的时候0.1B,后来股价涨了50倍,一下子变成了5B,而且一个币从几十元涨价到几百元,更造就了很多富豪,”孙小小说。
孙小小在烤猫股价为2B的时候,把手里的钱全部买成了比特币,然后把所有的币买成了烤猫股票,他当时的想法是:持有的烤猫股票的分红和币价已经足够支撑所有的日常开销,无论是股价涨币价不涨,还是反过来,都可以维持正常的生活,“如果两个都涨,我就爽死了。”
然而比特币经历2013年底的那次疯涨之后,烤猫股价和币价双双暴跌,但孙小小仍然抱了一丝希望,因为烤猫矿机即将推出新一代。但事实上后来的比特币挖矿巨头比特大陆的矿机也开始迅速占领市场。
在2014年5月,比特币大陆的蚂蚁矿机上市之前,孙小小得到了去深圳帮烤猫卖矿机的机会,“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因为我觉得这是在帮股东们赚钱。”但是在深圳的销售进展并不是很顺利,后来孙小小就离开了团队。当时他的好朋友“闪电”多次劝他把股票卖掉,但是他选择持有,因为内心抱有烤猫东山再起的幻想。可惜天不遂人愿,2015年烤猫失联了,孙小小手里的股票归了零。
“要学会下车,下车能保命,”孙小小总结道。
生死时速
比特币交易量中国最大,挖矿也是中国最多,大型矿场、矿池也是中国最多,而后者是成本决定的。孙小小称,前几大矿池很多在中国,这几家矿池的算力在全网70%左右。
矿池算力排名,红线中的为中国矿池
孙小小所负责的矿场的比特币算力在100P以上,占全球比特币网络总算力的6%。也就是说比特币网络每生成100枚比特币,6枚都是孙小小的团队挖到的,一天能挖到100枚左右。按照每个比特币6000元的价格来计算的话,这些比特币大概价值接近60万人民币。而按照每度电0.35元的价格来计算,使用蚂蚁S7矿机去挖,每个币挖出来成本3000多元。
孙小小的矿场目前每小时耗电4万度。按照主流算力,全球矿场现在每小时耗电量大于60万度,每年52亿度。
“有人说挖比特币太耗电了,完全是没意义的,但目前比特币系统市值已经100多亿美元了,按照现在比特币价格来算,每年新挖出来的比特币市值在6亿美元以上,另外比特币挖矿解决了一个弃电的问题,中国2015年弃电500亿度,目前很多大型矿场在中国,我们的矿场在西藏和四川,解决了当地很多弃水弃电,”孙小小认为自己的工作是“一根网线搞定”很多地区能源过剩,无法消耗的问题,“就地解决,转化成比特币,把价值传送给世界,连铺设电网的钱都省了。”
真实的挖矿是很惊心动魄的。
由于矿场十分耗电,一般都建设在发电的水库旁,而这都要根据季节作调整。
由于四川丰水期和枯水期电价有很大差别,2015年端午节孙小小的团队把当时占全网总算力的0.3%的算力从内蒙古迁移到四川,又在枯水期要把矿机迁往内蒙古和新疆,“这有点类似于养蜜蜂和放牧”。
矿场外观
矿场内部
每次搬运算力都跟“打仗”一样,需要空运抢时间,48小时之内需要把算力全部部署完成,这不仅仅是把设备摆放完成,还要完成所有的链接,设置好矿机参数,让其正常运行。这是因为挖矿难度上涨最猛的时候,稍微慢一点,收益就跟快一点产生了天壤之别。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部署算力一定要快,后面的就追不上来了,烤猫就是因为没有将三代矿机及时推向市场,才在竞争中输给了蚂蚁矿机,”孙小小称他的秘诀中有一条就是“快”。
在有一次去四川的路上,孙小小一行人遇上了落石,“如果我们早几分钟路过这里,可能就不在人世了。”
孙小小团队在路上看到的落石
孙小小个人认为,现在已经不是挖矿最好的时机了。因为最好的时机在2009年到2012年之间,挖出了50%的比特币;第二好的时机是2012年到2016年,这四年挖出了25%;第三好的时期才是2016年到2020年,能挖出12.5%的比特币。
他认为挖矿这个行业会一直存在,但是回本的周期越来越长,“未来挖矿会高度集约化,会有超大型矿场建成,分工也会更加细化,制造矿机、矿机运营、销售算力,大家都会去做自己最擅长的,而普通人会通过算力证券和标准算力交易所来参与挖矿。”
至于炒币这种行为,孙小小对澎湃新闻表示,“风险自担的情况下,大家愿意炒就炒吧。”
返回
 
QQ在线咨询
售前咨询热线
132-6123-5789
售后咨询热线
132-6123-5789